<sub id="xpfbr"></sub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pfb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pfb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pfbr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pfb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淄矿文苑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回家吃饭
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29        娄明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什么味道?”我坐在一家饭馆里,咀嚼着嘴里的米饭诧异地问。“这是稻花香米。”和我一起吃饭的女友说。没错,是五常大米,家乡的味道。我生长在东北,吃惯了白山黑水培育出来的香米。此时,透过扑鼻的饭香,我想起了母亲做的饭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焖的米饭添水很多,那样出锅的饭又香又软。我都是等饭不那么烫嘴,再狼吞虎咽地搭着菜吃。不过现在在外地工作,很少能吃到母亲做的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前几年父亲生了场大病,需要人照料,我又是独子,在外上学。没办法,在银行上班的母亲不得不家里家外,一个人辛苦地忙碌着。就在今年我刚参加工作没几天,母亲的腰间盘突出又严重了,已经压迫了神经。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,母亲坚持不上医院在家理疗。前几天,我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,我工作很好,已经挣钱了,叫她不要怕花钱,赶紧把病治好。母亲在电话那头哽咽着说“我儿长大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国庆假期,我本不打算回家,省下一些钱给母亲买药。女友问我为什么不回家时,我一五一十地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。可谁知临近国庆,她却告诉我,她把我的车票买好了。我责怪她自作主张,不理解我的想法,她却说:“打电话不如见面,省钱不如回家吃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没错,家是奋斗者的根,家是漂泊者的魂。我打电话告诉母亲,十一假期我改变了主意,我要回家。母亲问我原因,我说:“想您和爸爸了,这次回去我给您做饭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了母亲欣慰的笑声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条:永生不忘现代京剧 下一条:好日子是从建设矿山开始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5544444